相关文章

·长沙pos机|使用SLF 央行开出“板蓝根”

金融市场应声而动。刚有起色的股市明显回调,上证综指跌回2300点下方。年初至今一直唱空中国的外资找到了切实的理由,香港市场上不受管制的人民币汇率相对内地市场汇率的贬值幅度扩大,8月外国直接投资也出人意料地大幅下滑。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景气的下降直接“传染”了澳洲、加拿大和南美。这些地区的矿产和能源需求直接受到中国的影响,这些地区的货币与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一样低迷。

按照教科书,中国央行怎么都该采取措施了。

于是我们见到了SLF,这个奇怪的字母组合不仅从未进入大众视野,连专业的金融从业者也只是最近才听说。这是央行在国内经济“新常态”下研制的新“武器”,用来弥补准备金率、利率等常规政策工具不宜使用而带来的空白。

SLF大名晦涩无比,叫做“常设借贷便利”。简单说,就是央行借钱给商业银行的新渠道。央行管货币发行,也就是管“银根”。央行从商行那里把钱收回来,叫做“紧缩银根”,反之叫做“放松银根”。央行放松银根有很多种办法,可以是降低商行的准备金规定量(简称“降准”),可以是收商行的金融资产进行抵押融资,也可以是直接购买外汇等商业银行手中的资产。SLF就是抵押融资的一种,操作上和我们拿着房产证到银行去办抵押贷款类似。由于当前注重调结构的经济政策不提倡降准、降息等威力过大的宽松政策,SLF出台就在情理之中了。

据消息,周二工农中建交五大国有商业银行获得了5000亿SLF,五家平分。这目前还没有得到央行的官方证实,但也没有辟谣。央行称会尽快进行官方回应,目前来看,应该基本属实。

之所以SLF威力较小,有两方面原因。第一,SLF有期限,一般是1-3个月。只能用这么长时间,到期了怎么办,要收回还是要接着滚动做,央行说了算。这就不像降准时钱是稳稳地拿在商行手里。第二,SLF有利息。和所有抵押借款一样,钱不是白给的,商行要付央行利息。不像准备金是商业银行自己的钱,从央行拿回来相当于提款。所以,SLF不及降准。

但SLF短期内的确起到了降准一次的效果。5000亿的规模非同小可,足够让商业银行大大喘一口气。周二债券市场和周三股市的活力立刻迸发了出来。大家不太担心经济体缺钱了,所以利率低下来了。最终工商企业和个人落得实惠:贷款容易了,利率可能也更好谈一些。

低成本、易获得的贷款对企业和个人来说太宝贵了。经济低谷期,企业销售不旺、回款不畅,缺资金是普遍的事情。个人收入难以增长,物价上升,月供还要雷打不动,常常也需要资金融通。银行这个时候要是能够有低利率资金供应上,大家就太开心了。央行此举,就是冲着这个故事来的。

可惜央行虽有心,商行未必给力。毕竟“锦上添花”才是商行的行为模式,“雪中送炭”着实有点勉为其难。商行也不傻:这些个冒出来的企业客户、个人客户,年景好时不缺钱,从不上门;现在揭不开锅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指望还款。就算“央妈”开了小灶塞给自己几千个亿,也不能乱贷啊,不然那就看着坏账可劲儿地涨吧,到时候“央妈”可不会管这烂摊子。这个道理,全球通用。不景气的时候银行就是惜贷,想在这事儿上搞“中国特色”的确有难度,得靠别的。

因此SLF最多也就是一包板蓝根,解解风热感冒的难受劲儿,万不是什么十全大补的好东西。现在经济体内分泌失调,所以要进行结构化改革。改革有冲击,造成经济体免疫力下降,喷嚏鼻涕不断,所以再用SLF来缓和一下,仅此而已。降准、降息这些“抗生素”,短期内就别指望了。和人体一样,经济体恢复活力要多依靠自身调节,多吃药、吃猛药不是好事。但经济未必一直差下去,改革主战场上已经在地方债务、国企、户籍、资本账户等多个层面产生成果了,冲击可能在逐渐消退。在这个意义上,SLF有辅助改革的功效。

(源文由 长沙pos机代办

转载请注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