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长沙pos机|地方举债“开闸”需论证风险 应细化条款设计

“地方举债‘开闸’需论证风险”

与会人员强调,预算法是一部事关民生问题的“经济宪法”,其修订关系到能否管住政府钱袋子,能否实现阳光政府,让国家财政“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建议对社会高度关注的预算公开、专项转移支付、地方债等热点问题重点细化完善。

昨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分组审议预算法修正案(草案)三审稿。多名与会人员认为,允许地方政府举债应慎重,应细化条款设计,防范地方债有可能失控的隐患。

辜胜阻委员称,当前地方债务有四个问题:根据审计署的审计,地方政府负债规模的增速达20%,而GDP增速只有7%-8%;有相当一部分地方政府负债率已达100%甚至超过100%;负债严重、高度依赖土地收入;资金使用极端不规范。

“地方举借债问题,当前形势不宜放开,放开的风险是否需要论证?”任茂东委员说。韩晓武委员也表示,“现在(三审稿)虽然做了几点限制,但依我们现在的国情,一旦放开口子,实际工作中能否控制住?”

除了地方债务问题,与会人员还就国库管理、人大预算监督、预算公开等方面,提出了建议。

■ 追问

开闸会导致“两级跑部”吗?

“过去30多万亿的政府性债务,有人说既是一个‘黑箱’,发债不透明,而且是一个‘黑洞’,所以更多地要强调信息披露和如何‘阳光化’”,辜胜阻委员建议,预算法如何设定地方债的“防火墙”,需征求全社会的意见,而且应防范“道德风险”。

他解读说,三审稿的条款设计,是中央政府控制发债规模,举债权是省级政府,但是用钱的是市政府甚至可能涉及县乡,“政府官员认为我现在负债很多,不是我来还,我可以交给后面的人来还,或者我的负债很多,我可以交给上面的人来还。如果有这种观念和意识的话,道德风险是很严重的,将来出现的局面可能是‘两级跑部’,一个是省政府到北京来跑发债规模,二是市政府和县政府到省会城市来找财政厅要钱”。

会造成一届政绩几届包袱吗?

罗亮权委员也谈到,三审稿提出,“经批准举借债务的规模、结构、使用等情况作为县级以上人民代表大会重点审查内容”。但现实中,“县一级政府要举债,县级人大一般都会通过。书记、县长一般干了一届、两届,就调走了,大量的债务沉淀在那里”。

他认为,现在地县一级举债搞发展,主要是用土地来抵押,所以寅吃卯粮比较突出,“如果(草案)在县、地市这一级不写清楚的话,很可能造成大量的举债,搞暂时的发展,造成一届的政绩、几届的包袱”。

蒋巨峰委员建议,预算法修正案草案规定,地方政府举债要有稳定的资金来源,“我认为可能光有稳定的来源还不够,因为原来认为是稳定的资金来源可能由于情况的变化而保障不了。所以有必要建立政府偿债机制,把应偿债务今年分解统筹纳入财政预算,这样就能确保政府债务如期清偿”。

禁止市县举债是一刀切猛药?

三审稿提出,除草案规定以外,“地方政府及其所属部门、单位不得以任何方式举借债务”。

对此,全国人大代表康永恒表示,立法本意是用一刀切的猛药,切除地方市县财政的债务风险。但审计署的审计结果显示,至2013年6月地方政府负债总额为10.89万亿,其中地市级为4.66万亿,县级为2.84万亿。其中还有相当部分是属于来自中央安排的外国政府、世界银行的转贷借款。据此,“不得以任何方式举借债务”过于绝对。

他解释说,据基层调查,上述债务中有的还款延展期长达30年,“也就是说,无论这一刀怎么切,这剂药怎么猛,在长达30年左右的时间里,地方政府都已经存在债务了,都还有其他非‘地方政府债券’的举债借款。所以,我们切不可以对这个已经长期存在的情况视而不见,而是应当在既不放任自流,饮鸩止渴,也不因噎废食之间,走进一步加强人大全口径法治监督的路”。

(源文由 长沙pos机代办

转载请注明!